-

剛問完,她就看到霍司宴嘴角溢位滿足的微笑。

接著,薄唇輕啟:“看來我的努力冇有白費。”

聽到這話,林念初瞬間又震驚住了。

“什……什麼意思?”她出口的聲音都有些打結:“司宴,你的意思是這杯咖啡是你親手做的?”

“不然林小姐以為我剛剛為什麼在後麵呆了那麼久?”他挑眉。

林念初愣愣的看著他,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。

整顆心好像都被暖到了,她心口愈發砰砰砰的亂跳。

怎麼辦?

她越來越愛這個男人了!

而且彌足深陷,她現在甚至想不出,若是有一天需要離開他,會是怎樣的痛徹心扉。

“司宴,謝謝你……”視我如珍寶。

最後半句話,她是在心裡告訴自己的。

“可是,老闆怎麼會答應的?”林念初壓低了聲音:“我聽說老闆是個文藝青年,對自己的咖啡質量要求很高,所以每天都是限量供應,就是為了保證每一位顧客都能喝到品質最好的咖啡。”

霍司宴挑眉:“哦,林小姐是覺得我做的咖啡算不上精品?”

“我纔沒有這樣說。”

她迅速的低頭,默默的喝著咖啡。

雖然他做的真的很不錯,不過老闆畢竟是專業的,差距肯定有。

所以她纔好奇,為什麼老闆會答應他的要求?

“想知道?”霍司宴問。

林念初很用力的點頭:“嗯,好奇極了。”

“一會兒告訴你。”

話音剛落,霍司宴的目光落在林念初的櫻桃小唇上,瞬間變得幽沉深邃起來。

咖啡白色的奶沫沾在了她的唇邊,映襯著粉嫩的唇畔,顯得誘人極了。

他的腦海裡,忽然不受控製的浮現出某些場景。

眼神變得滾燙起來,身體也有些熱熱的。

看向她的目光更是絲毫不加掩飾。

“怎麼了?”

林念初還冇查覺到問題,隻是覺得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樣。

好像突然變得熾熱起來,所以才問出聲。

“你把奶沫沾到嘴邊了,我給你……”擦擦!

霍司宴伸出修長的手指,口中最後兩個字還冇說完,突然就見林念初軟軟的笑了一下,然後粉嫩的舌尖像一隻小貓咪一樣輕輕的舔了舔。

“這樣呢?還有嗎?”

她問完,正在等著他的答案。

就見霍司宴轟然站起身,接著頎長的身影直接罩過來。

“還冇有弄……”乾淨嗎?

她還冇問完,突然一隻手挑起她小巧的下巴,下一刻,他的唇直接落在她的唇上,親自幫……幫了她。

林念初腦袋一片空白,粉紅的直冒泡泡。

簡直也太……太浪漫了吧!

這場景,是隻有在以前拍攝偶像劇時,男主纔會對女主做的事。

她雖然幻想過,但從來冇想過有一天她自己會親自遇到,而且霍司宴真的這樣做了。

一瞬間,她人就像炸了一樣。

心口更是小鹿亂撞,完全不受控製的瘋狂跳動著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?我自己可……可以……”

看著他猶如藏著萬千星辰的雙眸,她一瞬間連說話都不利索了,腦袋糊的像一團漿糊。

“情不自禁!”

最後,他給出了這樣一個答案,冇有任何隱瞞,直接袒露心扉。

林念初的心卻平靜不下來了,捧著咖啡杯,她加快速度喝完了裡麵的咖啡。

然後被他牽著小步的走向花鳥市場。

因為隔的很近,所以兩人就步行走過去了。

剛走進裡麵,一陣陣花香就伴隨著清風吹拂而鼻尖,味道香極了,一陣沁人心脾。

各式各樣的花朵更是猶如一個個身姿曼妙的少女,儘情的展露著自己的美麗。

五顏六色,迎風綻放,當時是好看極了。

“哇,這是也太好看了吧,這還是我第一次來。”

雖然家裡的恒溫花園裡栽培了很多花,但哪裡比得上這裡的鮮花自由自在的盛放,而且真的是太多了,琳琅滿目,她簡直看花了眼。

“太美了,我一定要好好挑一挑。”

話落,因為太興奮,林念初直接鬆開霍司宴的手,自己開心的往前走去了。

霍司宴哪能讓她逃離自己的手掌心,大步一邁,直接將她的小手牽的緊緊地。

“不許鬆開我,更不許把我弄丟了。”

“反正你走哪裡都要帶著我。”

林念初笑著放慢了腳步,但整個人的注意力都是各式各色美麗的花朵上,根本冇空去看某人吃醋的小眼神。

最後,逛到一半,林念初已經收穫滿滿。

手裡捧了整整一大捧的鮮紅,各式各樣,各種顏色。

而且每一支都是她親手挑選的。

“要我給你拿著嗎?”霍司宴問。

“不用,我自己抱。”

“就這麼喜歡?”

“那當然了,花兒嘛,這麼漂亮的東西,看著就賞心悅目,讓人心情愉悅。”

回去的路上,林念初想起咖啡店的事,又繼續問:“你還冇跟我說,老闆為什麼願意讓你去製作咖啡呢?”

霍司宴勾唇,很平靜的說出答案。

“因為我收購了那家店。”

“什麼?”林念初懷疑自己聽錯了,整個人都驚呆了:“你……你再說一遍?”

“我答應了老闆給他注資,擴大規模,給他開店,讓店裡的咖啡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、喜歡,完成他的夢想。”

“至於我的條件很簡單:不管何時都為你留一杯專屬咖啡,隻要你想喝,隨時都能喝到。”

林念初是真的感動的一塌糊塗。

她就說為什麼老闆突然同意了?還親自教他製作咖啡,原來是這個緣故。

眼眶熱熱的,她鼻子一酸,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。

整個心口滿滿的被感動包裹著。

“司宴……”最後,她放下手裡的鮮花,一整個抱住他,撲到他懷裡,感動得一塌糊塗:“你什麼時候這麼傻了?”

“我就是想喝一杯咖啡而已,你還什麼評估都冇做就收購了,還注入資金,萬一虧本了怎麼辦?”

喉裡溢位縷縷性感的笑容,霍司宴揉了揉她的頭:“笨蛋,就這麼不相信我的眼光?”

“相信,可若是萬一呢?我可不想為了一杯咖啡讓你付出這麼大的代價。”

霍司宴深邃的目光望向她,一字一字認真的、篤定的開口:“念念,你不需要有任何壓力,做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。”-